野人張四一

標籤:   張四一     野人  

90

更新時間: 2018-05-20

廣告

野人張四一

張四一5歲掉進山洞,與世隔絕8年,靠生吃老鼠,蝙蝠,活蛇,蟲子為生。因終日不見陽光,渾身長出2寸長灰色體毛,9年後獲救,不知人情世故,不習慣穿衣服,拒絕吃熟食。對世界的看法已於常人,一直以為活在世上能吃飽是最大的幸福。現在已學會了說話,識字,上網等,也結婚生子,逐漸恢復正常人的生活。

中文名:張四一性別:

廣告

1 人物簡介/野人張四一 編輯

野人張四一張四一與蛇共舞

?出生日期:1972年出生?  

出生地址:湖北省張家界市永定區?  

??????? 張四一,湖南張家界市永定區茅溪管理處白家村人,十年的野人求生絕技現成了他謀求生活的一身演藝絕活。事情還得從頭說起,早在1972年,張家界市永定區茅溪管理處白家村農民張玉春結婚後生下一兒子,因為張玉春當年41歲,所以就給兒子起名叫張四一。?  張四一姐弟共有六個。1977年一天下午,父母要到離家數百米的荒山上開墾荒地,不放心他們姐弟六人,於是便帶上他們一起上山,大人種地,小孩玩耍。剛滿五歲的張四一很調皮,在山上東跑西跑,撲捉田間飛來飛去的蝗蟲,他一門心思盯著蝗蟲,一不小心滑進了一個幽深的山洞,由於山洞是一個斜坡型的山洞,老人叫此洞為「天坑」,有十多米深,進去容易出來難。張四一滑進洞里被卡在洞里一峭壁處,峭壁下面有軟軟的鬆土和雜草,當他醒來時,眼前漆黑一片,也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只是嚇的拚命直哭,拚命喊叫爹娘,但此時沒有一個人聽到他的哭叫聲,身上的疼痛、飢餓,加上動物的各種怪叫聲、滴水聲匯成一片,使他更加害怕起來。他邊哭邊爬,四處尋找求生的出路。?  從此,張四一在洞里一呆就是八年。數日後,他發現有一束亮光射進洞里,於是,他好像找到了救命人一樣高興,迅速爬到亮光的地方,對著上面大聲哭叫,最終沒有一個人能夠聽到他的哭叫聲,想爬又爬不上去,此時,張四一又餓又渴,他四處尋找能夠吃的東西,在飢餓難耐之時,他順手抓起旁邊的硝土吃了起來,幾口下肚后,肚子疼的他無法忍受,然後又去洞里滴水的地方喝了幾口山泉,奇妙的是肚子一下不疼了,隨後他在洞里尋找能夠維持生命的東西,如樹根、雜草、蛾子、蚯蚓等各種昆蟲,只要能吃的他都吃。突然有一天在他睡覺的地方,他發現有蛇經過他身邊來喝滴下的山泉,一次次,當蛇多次爬過他身上時,最初他還有些害怕,他用手輕輕撫摸蛇身,發現蛇沒有咬他,在飢餓求生的壯膽下,在一次蛇從他身上爬過時,他先用手輕摸蛇身後迅速掐住蛇頭,一口將蛇頭咬掉,一口一口吃了起來。?  張四一回到自己家裡,雖然經過幾年時間正常人的生活恢復,身體和語言都有所改變,但四一仍然改變不了他十年野人的生活習慣,每天仍然偷吃生食,儘管家裡人一再杜絕他吃生食物,四一總感覺吃了熟食反而不舒服。不久,村裡成立了民間藝術團,四一生吞活蛇的習慣,也成了他人生路上謀求生活的演藝絕活。

CCTV鄉約欄目採訪記錄:


五歲掉進山洞,靠吃蟲為生。

掌聲有請今天《鄉約》的嘉賓?張四一。?
張四一:大家好!
主持人:你怎麼還光著腳啊?你不冷啊?
張四一:習慣了,穿著衣服穿著鞋不得勁是不是?
主持人:你坐,哎你叫什麼?
張四一:張四一。
主持人:哪個四?
張四一:四方的四。
主持人:哪個一?
張四一:扁擔一。
主持人:張四一,怎麼叫這個名字?
張四一:那時候我父親滿四十一歲才生我。
主持人:四十一歲生你,所以你叫張四一?要這麼說的話,我爸二十六歲生的我,我叫肖二六呀!你掉進山洞那一年是幾歲?
張四一:那時候是五歲。
主持人:五歲?四加一等於五,你命中有此一劫呀!在山洞裡待了多長時間?
張四一:八年。
主持人:很深很深的山洞待了八年?自己一個人?
張四一:嗯。
主持人:天天有人給你送飯對不對?
張四一:沒有沒有沒有。、
主持人:自己一個人在山洞裡呆了八年?
張四一:嗯。
主持人:你當年是怎麼掉進山洞裡的?
張四一:因為那時候我父親是宣傳隊的隊長,把我帶到那個山上,一個人就坐在那個梧桐樹下面,就那個蝗蟲它飛到我這個,腿上了。我就那個好奇吧,我就用手抓,用手抓、抓不著,一抓它一跳又一飛,我就那個追。
主持人:聽見了沒有電視機前的小朋友?千萬不要隨便抓蝗蟲。接著講,你接著講。
張四一:它那個洞,我們那邊,就是一個石頭山,山(裡面)全部是空的,就是一個崖縫,那個崖縫旁邊的話,就是長滿了那個濕茅草,那個蝗蟲就飛進去了,它不是飛進去的,它是趴到茅草上面,也不知道那個天高地厚,就是那個……
主持人:撲過去了??骨碌骨碌骨碌?
張四一:等我睜開眼睛,裡面全是黑的。
主持人:全是黑的?
張四一:不知道那個昏迷了多少天。
主持人:我很想知道那個洞是個什麼樣的結構?你給我畫一下算了。來來來,這。
張四一:這是個斜坡,洞口在這。它就是斜的,在這的話就是有一個(橫)檔,在下面的話這裡,就是全部是空的。
主持人:這空間還挺大?
張四一:這都是空的,這也是空的,全部是,這裡的空間的話,有一畝田地那麼寬。
主持人:啊?那麼大。
張四一:能分得出白天黑夜,這旁邊的話就有一個水塘。
主持人:我就問你,你怎麼能夠分出白天黑夜來呢?
張四一:白天的話就有一點光線。
主持人:有多高吧這些?
張四一:這的話有兩三層樓那麼高。
主持人;兩三層樓那麼高?你就掉到這了?
張四一:哎,對對對。
主持人:那四周都是這個角度的,你根本上不去?
張四一:上不去。
主持人:我知道了。你進去之後怎麼辦?
張四一:哭。
主持人:哭??叫?跟他倆差不多。
張四一:喊累了我喊不起了,聲音都喊啞了。
主持人:喊了多長時間?
張四一:一直喊到上面看不見了。
主持人:一直喊到上面沒光了?天黑了?
張四一:對,也就是天黑了。
主持人:人要想活下來得有水對不對?你上哪找水喝呢?
張四一:就我掉進去這個地方的旁邊有一個水塘。
主持人:洞裡面有個水塘?
張四一:它那個水的話是從那個岩壁下面滴下來的。
主持人:好喝嗎那個水?
張四一:那個水甘甜的,比現在那個礦泉水好喝多了。
主持人:你上去一喝,還出去幹啥呀?這水多好喝呀。有水了不要緊,還得吃東西呀?
張四一:沒東西吃,肚子餓了之後的話,那時候年齡小也不知道啥東西,我就抓那個泥巴吃。
主持人:人能吃泥巴嗎?
張四一:肚子痛就不能吃。
主持人:那再餓了怎麼辦?
張四一:有那種蟲子。我父親叫它這個蟲子的話,他說叫螢火蟲,經常性的給我抓著玩。
主持人:螢火蟲,那裡面有螢火蟲?
張四一:在那個洞裡面抓了幾隻。我就放在那嘴裡嚼,有一種平時那個在家裡吃飯那種感覺,這個能挨得住飢餓,肚子不痛。
主持人:那得吃多少螢火蟲啊?
張四一:啥東西反正那些甲殼蟲啊,硬殼的那種蟲子,我就用裡面那種松石頭把那個砸死。砸死把那個殼一掰,裡面有那個肉。
主持人:這你都吃啊?
張四一:哎呀,啥東西都多,還有那是叫有種沾泥巴的那個,叫那個(一種甲殼蟲)。
主持人:聽著像個英語名字,你吃完這些東西肚子沒反應啊?
張四一:沒反應,它就是感覺挺好的。
主持人:除了吃蟲子之外還吃過什麼?稍微好吃一點的。

因為飢餓,蝙蝠、老鼠、蛇也成為佳肴

張四一:老鼠和那個蝙蝠。
主持人:蝙蝠?
張四一:偶爾之間的話,你看它飛在那裡不動的話,用石頭一砸下去,有的時候一個都沒砸著,有的時候砸掉下來的話,它那個皮的話,比老鼠那個皮要好吃,那個皮也能吃。
主持人:老鼠你也吃?老鼠你怎麼吃呀?
張四一:把頭咬下來了,然後再把皮一扒,腸子啊那些的話都沒有扔的,在裡面的話就是一點點的話,都是一餐美食。
主持人:連腸子肚子?
張四一:一擠,擠幹了之後,這些就可以擱嘴裡吃,比那個比泥巴要好吃。
主持人:這個一隻老鼠能撐多長時間?
張四一:要想吃飽的話那就一餐就沒了。
主持人:還得省吃儉用?
張四一:有些蟲子之類的話都捨不得,抓到之後都捨不得一餐吃完。
主持人:還得搭配著?吃點老鼠肉,再吃一個蟲子。
張四一:吃不飽,在裡面第一個願望就是只想那個飽飽的吃一頓。
主持人:那你碰到過它沒有?蛇。
張四一:你說這蛇每天都是滑過去,從我身上滑過去。
主持人:你不害怕嗎?
張四一:一開始我也不敢動,怕。
主持人:後來呢?餓急眼了?
張四一:嗯。
主持人:兄弟,對不起了。不是,你真吃了?
張四一:嗯。
主持人:怎麼吃呀這個東西抓著之後?
張四一:一把抓住它脖子了,然後一口就把它這個頭,咬下來了之後我就吃它下半截,把頭扔了。
主持人:這個比老鼠肉怎麼樣?
張四一:哎呀這個的話那肉吃的地方多。
主持人:這個你能頂的時間更長是不是?
張四一:嗯。
主持人:你在裡面怎麼上廁所呀?
張四一:拉到一邊,時間一長拉多了,感覺有一點臭。不拉到那邊,用土把它掩上了。
主持人:那我很想知道冬天會有多冷?
張四一:冬天不冷,那個水一冒煙,跟現在那個空調差不多。
主持人:冬天的時候那個水都冒熱氣?
張四一:挺暖和的。
主持人:那你能夠分辨出春夏秋冬是不是?
張四一:能分得出,它就是水裡在冒煙我就知道。
主持人:又一個冬天來了,水一冒煙哎呀又一個冬天來了。你會在那裡邊做一些什麼記號嗎?
張四一:有的時候洞裡面暖和,有的時候洞裡面涼。我就每次的話我就畫一個記號。

長期不見陽光,不吃鹽,渾身長滿灰色的毛髮

娛樂活動就是聽老鼠叫

主持人:那頭髮會越來越長對不對?
張四一:我是用石頭,把這個一抓下來,用石頭一砸斷。
主持人:把頭髮砸斷?這個可找著個好活,這一時半會還砸不完。身上會有什麼變化嗎?
張四一:身上那個毛的話,原來是那個灰白色的。
主持人:長毛了?
張四一:就跟那個老鼠毛差不多。
主持人:你身上怎麼能長毛呢?
張四一:它那個毛的話,因為我長時間沒吃鹽,也沒有見過陽光,長時間在裡面,我就感覺到我這身上痒痒的。我就感覺這汗毛越來越長。
主持人:有多長?
張四一:有那麼多長。
主持人:啊?
張四一:它不是那個很密的,不是跟頭髮差不多,它就很稀的。
主持人:什麼顏色啊?
張四一:灰白色的那種。
主持人:全身都是毛啊?你在裡面長個嗎?
張四一:長來長去的話,也就比現在的話就要小一點。
主持人:你在裡面有點什麼文化娛樂活動沒有?
張四一:娛樂就是聽老鼠叫。
主持人:也不說話?
張四一:跟誰說話?跟老鼠說話。
主持人:就光聽老鼠叫?這就相當於你的音樂會了?
攝像王凡:肖老師,新浪微博的粉絲有話要問「微博笨熊說一個五歲的孩子怎麼能在山洞裡活八年?這是不是假新聞」。
主持人:假新聞?
張四一:我們那個整個村裡人都可以為我作證。

苦苦尋找出路,用石頭天坑出洞


主持人:那你再給我講一講,慢慢的在裡面你想過要找出路沒有?
主持人:慢慢的在裡面你想過要找出路沒有?
張四一:咋沒想過啊,想過。因為的話,有陽光天氣的時候,有的光線就正是曬到洞裡面的一個點,有的時候有,有的時候沒有,我就感覺到就比較好奇,我就順著這個光線,我就想找,也很難找。裡面有土坑,有水擋,全部是漆黑的看不見。
主持人:你自己在這摸索著?
張四一:摸索,我就是摸索。我如果能早摸索到的話,我不可能在裡面呆那麼長時間。
主持人:那你在那摸摸,摸了多長時間開始感覺到這裡有可能是出路呀?
張四一:我是到了這個(目的地)爬不上去,全部是那個斜坡。
主持人:你最後怎麼出來的?
張四一:在那邊的話我就想了些辦法,我就自己搬一些石頭搭。
主持人:那裡面有石頭嗎?
張四一:有松石頭,不多。
主持人:堆石頭,最後堆了多久啊?
張四一:八年。堆了差不多一多半的時候。
主持人:你出來了?
張四一:出來不了,眼睛的話不適應。
主持人:不適應外面的這個環境了?然後呢你就晚上出來?
張四一:天一亮之後的話,我就蹲在這個黑洞口裡面。
主持人:隔了多長時間能適應這個光線呀?
張四一:兩個多月。
主持人:適應光線之後你想到要回家沒有?
張四一:不知道那個自己家在哪裡。反正我出去之後我就是吃點那個,外面的就是草也能吃?
外面的蟲子啊就多了。比洞裡面的(多)
主持人:簡直就是天堂!
張四一:對,感覺到自己就是,重生了一次,哎呀,我覺得我再也不想回到這裡面了。這裡面的話東西太少了。
主持人:覺得還是外面好?但是沒想著要找回家去嗎?
張四一:咋沒?想。
主持人:在講述你這個回家之前呢,你先把臉洗洗,讓大夥看看你這個廬山真面目是什麼樣子。
主持人:出來之後先沒回家?
張四一:沒有。
主持人:為什麼?
張四一:對面的那個一片綠色比這邊的話要平一點,活動空間大一點。
主持人:你又找了另外一個山洞待上了?
張四一:嗯。
主持人:這個期間見到過人沒有?
張四一:我見到過。
主持人:都見到什麼樣的人?
張四一:他們都是放牛的,在山上打柴的。
主持人:能聽到他們說什麼嗎?
張四一:他們整天的話說啥呢,就是沒有說啥。

出洞后偷喝雞血羊血,野人樣把狗嚇哭


主持人:有放牛的,你沒想吃牛啊?
張四一:牛沒吃,說到這我羊吃過。羊羔。
主持人:那羊羔哪兒來的?
張四一:村子裡面那個放羊的就是把那個羊,朝山上成群結隊的一放之後,就沒管了。
主持人:這個時候你就出洞了?
張四一:把這個小羊的話,我一抓住之後的話,把它拖到那洞裡面,然後再把它那個脖子一咬,把血一喝就完事了。這個一隻羊的話,那個肉的話也特別多,好吃。
主持人:那你這個人家丟了羊人家不找?
張四一:找,如果說他們在山上找的時候,我就待在洞里,也不敢出來。
主持人:也不出來?那個時候你沒衣服穿?
張四一:沒,就光著屁股。
主持人:四條腿走路還是兩條腿走路?
張四一:我多半都喜歡那個爬著走。
主持人:你已經有野獸的習慣了那個時候?為什麼爬著走站著走不好嗎?
張四一:在野外的話就是?多半都是爬著走,不能立著走,立著走的話,它那個草叢裡面刺特別多,就是爬著走走的快一點。
主持人:還有這種說法。
主持人:在第二個山洞裡待了多久?
張四一:兩年。
主持人:你沒事開始下山對不對?
張四一:沒,我是聽到那個雞叫的聲音。從那邊那個村裡面傳過來,下午的時候沒人了,放牛的放羊的都回去了,我看著沒啥人了,我就跟在後面。大晚上的我就進村了。
主持人:到晚上就進村了?

張四一:他們那個雞的話都在那個屋檐下面,摸雞的話用手托著那個雞下面那個脯子它也不叫。一口把那個頭給咬了,把頭給咬了之後,然後把血一喝,喝這個血特別好喝,這個血的話,一喝的話它有咸滋味,我就喝上癮了。
主持人:上癮,沒事就進村?除了偷雞還偷什麼?
張四一:還有鴨呀。
主持人:吃的時候褪毛不褪毛?
張四一:褪,褪毛。
主持人:你還知道拔毛?
張四一:它那個毛的話沒有肉好吃。
主持人:你也開始挑挑揀揀了?
張四一:在外面的話我就那個,嘴巴的話也吃刁了。
主持人:每天都下去偷嗎?
張四一:不是每天,我要是每天去的話,那就一下子就被他們抓著了。主要是我抓那個狗的時候,那個小狗有的時候它壞我的事。它一看到我它就……
主持人:叫?
張四一:它不是叫它嚇得哭那小狗,它一看我個比它大,它從來沒看見過,毛瑟瑟的。
主持人:它說這是什麼動物?
張四一:哎,它就嚇得哭。那個小狗一哭一叫我就上樹了!

野人被捉,與失散多年父母相見


張四一:第一次被人發現我是出來,我是找蟲子吃,找吃的。它那個地方就是有一個黑(螞蚱)一樣的,就是黑的、大的,用個棍在那裡釣。它出來一個我就抓著一個,又吃一個,我正吃的正香的時候,我就聽到當的一聲,那個村裡那個姓李的書記,他早上起來不知道他是打柴呀還是割草,當我扭過頭,我看到他跑了,他那個爬著跑的。
主持人:他爬著跑了?你站起來了。
張四一:我也那個朝洞裡面跑了。
主持人:你也跑了?
張四一:我不知道那時候是誰怕誰,他跑了之後呢,將近兩個小時的時候,他就回到村裡
叫了好多人過來。
主持人:拿著什麼東西?
張四一:拿著刀,有些搬著那個洋槍。有的牽著狗,搬著鐵鍬那些的。
主持人:你那時候在什麼地方?
張四一:我躲在那個洞里,我氣都不敢喘。
主持人:他知道你在洞里嗎?
張四一:知道。
主持人:就圍住你怎麼辦他們?
張四一:在他們心裡還是有一種恐懼,這傢伙究竟是啥東西?賣多少錢?
主持人:這保不準比熊貓還貴呢!你都能聽懂?
張四一:我能聽懂。
主持人:然後你在外面聽著,你們把價錢商量好了我再出去。
張四一:圍了一個星期六七天時間,天天給我送吃的,蘋果呀,蔬菜呀,有些米飯呀,有些熟肉生肉這些。但是我熟的沒動。
主持人:你願意吃生的?
張四一:嗯。
主持人:你吃熟的是什麼感覺?
張四一:倒胃口。
主持人:吃熟的倒胃口還是生的過癮?
張四一:主要是我那個在裡面的話,已經形成那種習慣了。
主持人:最後呢?
張四一:他那個一個多星期都一直觀察我,最後他們就喊,你是哪個村的你出來,我們帶你回去。你不用躲,別怕。你看我們給你這些東西你都沒吃。
主持人:你看你多浪費呀你。
張四一:最後我就出來了。
主持人:然後你就爬著走?
張四一:我出來時候我是爬出來的。
主持人:光著腚進村了?
張四一:因為我父母那時候我父母知道之後,過來以後一看,那時候我身上的話還系了一個布條。(已經)成了一個繩子了,就從這個繩子認出了我父母當年給我穿的衣。當時我的母親的話,我父親特別是母親,眼睛眼淚就掉下了。
主持人:他們哭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張四一:不知道咋回事,我就知道他那個,把我認作他的兒子就是這種感覺。我就說你有沒有搞錯?
主持人:你有沒有搞錯?哭什麼哭,給我只活雞。
張四一:他就把我領回去了。回去了之後立馬就給我洗澡。
主持人:重新進家門什麼感覺?
張四一:我就感覺到有一種那個溫暖的那種感覺。感覺到啥東西都有人給我,送到手裡給吃的。
主持人:以前都得自己爬出去找?
張四一:就這種概念。
主持人:他們會給你洗澡?
張四一:我媽媽給我洗澡。
主持人:你洗澡你身上不都是這麼長的毛?
張四一:對,她就是看著就是很心痛。
主持人:這毛怎麼辦?
張四一:一開始她是用那個刀片還給我颳了一下,最後我爸爸他說先別刮,這還是想想辦法,
就熬了一大鍋水。
主持人:要煮你?給雞褪皮的時候不就這樣嘛?熬一大鍋水。
張四一:他熬了一大鍋水,他是裡面放了好幾種葯,我看那個水的話,都熬成紅色的了那一種。泡了兩個多小時之後的話,皮都泡白了之後然後就用那個麻繩搓毛。
主持人:就把那個毛給你,全身的毛都整下來了?
張四一:對,在那之後的話,然後就給我身上就穿衣,要把那個衣服穿上,還要抹一點那個……
主持人:油油?
張四一:鹽水那些的,就是鹽呀渾身經常性的擦一點。
主持人:穿衣服什麼感覺?
張四一:穿衣服不舒服的感覺。
主持人:穿衣服不舒服光著身子舒服?
張四一:穿衣服癢。
主持人:這個毛一點點弄下去了,衣服也硬套上了,這語言能恢復嗎?你很長時間沒說話了?
張四一:說不好話。
主持人:說話你能聽懂對不對
張四一:對,能聽懂.
主持人:然後呢你張嘴說的第一句話,你還記得不?
張四一:第一句話的話,那時候我就是我媽媽叫我吃飯,不!
主持人:說個不?
張四一:我說不好話的時候,我的父親把那個洗碗拿的那個個水,每天叫我那個吃一(餐),每天都要吃,大概我吃了半年學會了。

不知道在哪上廁所,直接拉屋裡

主持人:學會了說話?那你很多習慣可能都不適應吧?知道什麼叫上廁所嗎?
張四一:不知道,那時候上廁所我就在家裡拉。
主持人:家裡父母會怎麼教育你?
張四一:不要拉在這?,現在你看你這麼大了,這是你的家,這是屋子,你看你拉了之後多臭?有廁所,上廁所。
主持人:你就一點一點知道什麼叫廁所了?
張四一:那時候我又不知道擦屁股,我又不知道用啥,用紙擦。
主持人:你都用什麼擦呀?
張四一:我父親那個做工的那個鋤頭。
主持人:你用鋤頭擦屁股?
張四一:有的時候我父親……
主持人:一拿?
張四一:一捏,哎呀,捏到屎了。
主持人:你慢慢學會用紙了?
張四一:有紙,有草紙,給你放到這,用這個擦。

吃不慣熟食,把目前養的一窩小雞娃吃光


主持人:那你還是不是很習慣於到處見著雞就吃呀?
張四一:開始到家的時候,我母親抱著一窩小雞娃,大概有十七八個,被我那個一餐給吃了,家裡雞吃完了,被我咬死完了之後,我母親不敢餵雞了,我就咬別人家裡那個雞。
主持人:父母什麼反應?
張四一:他就把我那個,鎖到那個屋子裡面。
主持人:不讓你出來?
張四一:他說你必須每天,天天要吃熟的,吃米飯。吃習慣了之後就放你出來。

主持人:關了多長時間你習慣吃米飯的?
張四一:還沒關多長時間,就關了三四天,我差點餓死,在裡面啥東西水也不喝,啥都沒吃。最後把我又放出來了。在家裡一年多時間。
主持人:慢慢的開始能吃熟食了?
張四一:吃一點,就慢慢的就養成那個習慣。
主持人:後來到景區工作了是不是?
張四一:「野人谷」那個黃總,他就給我父親打過電話找過我,我父親沒同意,他說這個的話,那我把他送到那不是當猴子耍了。
主持人:然後呢?
張四一:後來就是搞得我的母親,我的父親頭都大了,經常給別人那個賠雞賠鴨,最後的話就是,我父親還是把我送去了。送去了之後的話,每個月還能掙點錢。
主持人:都做什麼表演?你都會什麼?
張四一:在那裡就吃雞,吃牛蛙,吃蛤蟆,有的時候吃蛇。就是遇到有些客人的話。
主持人:正好跟你的習慣相吻合了是不是?
張四一:對,正好為他效勞。

蛇咬了他一口,蛇死啦


主持人:表演的時候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張四一:演出的時候搬著一個大蟒蛇照相,有一點毛毛雨的話,它的蛇頭的話綁著那個膠布
怕它咬人,就用膠布纏住,纏住一進水,那個膠布一進水一滑。
主持人:鬆了?
張四一:一松,把我這邊肩膀咬了三四口,我沒事。那個蟒蛇,第二天蟒蛇給死了。
主持人:你身上有毒呀?
張四一:我沒毒,我有啥毒?身上沒毒。

老婆因受不了房事而離婚

主持人:後來你結婚了對不對?
張四一:娶媳婦那是我到(野人谷)的時候。
主持人:你自己知道什麼叫媳婦嗎?
張四一:我是看別人,有的時候。
主持人:那時候你看到漂亮的女孩子會有什麼感覺?
張四一:我會趕著看,趕過去。一直看她走到那個沒影。
主持人:你也喜歡是不是?
張四一:有這個可能,有這個意思。但是我想找我條件不允許是吧?最後是我的媽媽看著我
給他相一次親吧。
主持人:要找老婆有沒有標準?
張四一:有。
主持人:你還有標準?第一,必須跟我一樣,吃活雞活鴨?
張四一:不不。
主持人:有啥標準?
張四一:腳不能太大,腿不能太粗,屁股也不能太大。
主持人:你還要求挺高的你還?腳大了怎麼著?
張四一:那跟我一樣,那個不好看。
主持人:咋相的親吧?
張四一:拿的相片,照片。
主持人:你一看,有沒有腳的特寫的照片?
張四一:我都看不著她的啥的我不要。
主持人:看不著真人不行。那你跟人家見面了沒有後來?
張四一:後來見面了。
主持人:那個時候你已經不光腚了對吧?
張四一:那時候我父親、我母親給我,就是為了我相親的時候,賣了一大籮箱那個桐籽。賣了錢之後,就給我縫了一套那個中山裝。
主持人:你還穿中山裝?
張四一:那時候中山裝,還是那個挺流行的。
主持人:穿著中山裝去相親咋樣?
張四一:那我就是點點頭,她也點點頭。
主持人:女孩知道你以前的經歷嗎?
張四一:知道。

主持人:她不介意嗎?
張四一:她不介意,但是她的父母的話,還是反對。
主持人:最後你們結婚了?
張四一:最後她是違背了她父母的諾言,然後的話就是願意到這邊。
主持人:她喜歡你啥吧?
張四一:有可能是一見鍾情吧反正。
主持人:這婚後夫妻和諧嗎?
張四一:不和諧。在家裡待不了幾天她又跑了。
主持人:你都有什麼習慣她受不了啊?
張四一:就兩個人嘛,兩個人過那個夫妻生活,她受不了。
主持人:野人吶!後來離婚了?
張四一:離婚的時候呢我也不想離婚,那時候是因為有了兩個孩子,我說離婚的話那孩子
不是遭罪嗎?但是的話兩個人不能在一塊,在一塊一同房,她就頭昏眼花,弄點錢的話都要上醫院,立馬要上醫院,一在一塊就要上醫院。
主持人:行了,這段咱不說了,講講後來離婚之後,又結婚了是不是?

幸福再婚

張四一:又結婚了哎對是結婚了。
主持人:這回是自己找的?
張四一:也不是自己找的,是她那個侄女的老公,他原來在野人谷做保安,(說)我給你介紹一個吧?原來下班的時候呢沒事,我就跟他去玩,去玩了之後就(認識)了這個,當時呢兩個人一看。哎呀(還不錯)。
主持人:後來她嫁給你了?
張四一:不是,她佔主動了,當時我沒答應她。
主持人:你還挺厲害的,你還佔主動了你還。
張四一:她看我說話的話比較誠實,做事的話還行。
主持人:反正總之後來結婚了。

不知道錢是什麼

?
主持人:以前知道什麼叫錢嗎?
張四一:不知道,不認識。
主持人:怎麼開始知道錢這個概念的?
張四一:在那裡表演的時候,我是看到那個老闆,拿這個紙給他了,他就給他那個吃的東西。
主持人:這個紙好厲害呀!
張四一:我這個奇怪我那時候客人,我那演出的時候,客人打小費的話,一扔,扔了多少,都被那個保安撿去了,給老闆上交了。我不知道那個它是,那個能管用。
主持人:然後你開始知道什麼叫錢了?
張四一:對,我就從那次起的話,我就把那個最後客人扔的話,我把錢給撿了,錢給撿了
最後老闆晚上找我,他說你這個必須得上交的。
主持人:有工資沒有啊工作?
張四一:有工資。
主持人:多嗎?
張四一:還不錯。一個月的話是給我幾千塊錢。
主持人:那這錢都怎麼分配呀?
張四一:他每個月的話把我工資的話給我一半,每次又壓了一半。(他)怕我不做了,把這個卡住,這一塊的話這錢的話給你父母。
主持人:你自己留多少?
張四一:我自己沒要。
主持人:後來結婚之後你們全家的這個經濟收入怎麼樣?
張四一:都是我在那裡每個月能拿點錢。
主持人:都靠你?
張四一:都是我。

與常人不同的感受

?
主持人:在山洞的日子裡你哭過沒有?
張四一:哭過,哭。
主持人:笑過沒有?
張四一:沒笑過。
主持人:很長時間很長時間都不笑,會不會養成不笑的習慣呢?
張四一:我就一直就是跟說話的都沒有。
主持人:現在愛笑不愛笑啊?

張四一:現在多了現在。
主持人:什麼事讓你最愛笑?
張四一:結婚的時候笑一下。
主持人:一看結婚了笑一下。然後呢?
張四一:然後吃東西的時候,別人給東西的時候。
主持人:就這麼兩件事?吃的時候和結婚的時候。那結婚也不能天天結呀!對你來說快樂很重要嗎?
張四一:現在知道快樂很重要,但是以前的話,就知道吃東西很重要。沒東西吃,那個餓肚子特別難受。
主持人:在山洞裡你有煩惱嗎?
張四一:沒煩惱。
主持人:出來之後好像煩惱多了是不是?
張四一:出來之後想的事多了。
主持人:現在想的問題多了?你都會覺得都有什麼煩惱是煩惱?
張四一:現在就是家庭。
主持人:又要養家糊口?
張四一:對、
主持人:又要孝敬父母?
張四一:孝敬父母是最大的那個(事)。
主持人:又要干好工作?煩惱的來源很多是不是?
張四一:煩惱總之一言難盡,多的很。
主持人:在這呢這麼多煩惱,你會選擇再回到山洞裡去嗎?
張四一:不,不一樣。在山洞如果有煩惱。那麼你就生存不下去,如果在外面的話,沒有煩惱的話,那你就這個人的話就跟白痴一樣的,那你不想啥問題,你也就不是一個真正的人了。
主持人:那你有這麼多煩惱,為什麼還想要做人呢?
張四一:做人好啊,做正常人好啊。因為的話,我現在已經回到真正的那個人群社會了。
主持人:你覺得成為一個人最需要是什麼?
張四一:最需要那個忠誠。
主持人:怎麼講?
張四一:那古人說得好「忠善節義?感動天和地」。
主持人:誰說的?
張四一:古人,古人云。
主持人:我不知道。
張四一:我父親說的。
主持人:什麼話那叫?
張四一:「忠孝節義,感動天和地」。
主持人:哦,你覺得這是做人最重要的?
張四一:對。
結束語:做人不容易,我們都有不快樂甚至想放棄的時候。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啊,放棄了,八九件煩惱是沒了,一兩件快樂也沒了。快樂煩惱如影隨形,我們選擇此生不離不棄的理由,總會因為暮然回首時那一兩件快樂,足以抵得上八九件煩惱。好了,再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