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更新時間: 2018-09-20

廣告

陳廷敬

陳廷敬(1639年―1712年),字子端,號說岩,晚號午亭,清代澤州府陽城(山西晉城市陽城縣)人。順治十五年(1658年)進士,后改為庶吉士。初名敬,因同科考取有同名者,故由朝廷給他加上「廷」字,改為廷敬。陳廷敬先後擔任大清康熙帝師、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康熙字典》總修官等職。歷任經筵講官(康熙帝的老師),《康熙字典》的總裁官,工部尚書、戶部尚書、刑部尚書、吏部尚書。陳廷敬工詩文,器識高遠,文詞淵雅,有五十卷《午亭文編》收入《四庫全書》,其中詩歌二十卷,還有《午亭山人第二集》三卷等作品。陳廷敬在家鄉所建的午亭山村保留至今。

姓名:陳廷敬別稱:陳敬,陳子端,陳說岩
所處時代:中國清朝民族族群:漢族
出生地:澤州府陽城(今山西晉城市陽城縣北留鎮皇城村)出生日期:1639年(明崇禎十二年,清崇德四年)
去世日期:1712年(康熙五十一年主要作品:《午亭文編》《河上集》
主要成就:主編《康熙字典》
謚號:文貞配偶:王氏(王國光之玄孫女)

廣告

1 人物簡介/陳廷敬 編輯

陳廷敬(1639年~1712年),原名陳敬,清順治帝賜名廷敬,字子端,號說岩,晚年號午亭山人。卒謚文貞。山西澤州府陽城人。出身官宦世家。順治十五年(1658年)進士,改為庶吉士。初名敬,因同科考取有同名者,故由朝廷給他加上「廷」字,改為廷敬。陳廷敬先後擔任大清康熙帝師、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康熙字典》總修官等職。

簡介

陳廷敬以清廉正直聞名。比如他任左都御史時,官場上行賄受賄、營私舞弊成風。於是,他上書皇帝要 求制定嚴厲的制度,以改變不良風氣。他的建議被康熙採納,責令都察院嚴懲不法之徒。此舉對於治理國家起了積極的作用。他非常重視發現和重用有識之士,經常向康熙皇帝推薦人才,比如有名的王士禎、汪琬、陸隴其、邵嗣堯等人,都是經他力薦而受到朝廷重用的。

由於陳廷敬很有才華,在任翰林院學士時,曾和掌院學士喇沙里、侍講學士張英受到康熙皇帝的讚賞,表揚他們「每日進講,啟迪朕心,甚有裨益。」康熙曾特賜予他和喇沙里、張英三人貂皮各五十張,表裡綢緞各二匹。王躍文寫的《大清相國》中曾這樣讚揚他:

清官多酷,陳廷敬是清官,卻宅心仁厚

好官多庸,陳廷敬是好官,卻精明強幹

能官多專,陳廷敬是能官,卻從善如流

德官多懦,陳廷敬是德官,卻不乏鐵腕

他原名陳敬,21歲中了進士,因同科進士中有兩個陳敬,順治便賜名陳廷敬,從此聲名雀林。他和明珠、索額圖恩怨難斷,又經歷了合徐幹學、高士奇的明爭暗鬥,是呀,同僚似狼,君王如虎,陳廷敬如履薄冰半輩子,終於成功立業,揚名於青史!他悟出了官場五字訣:等、忍、狠、隱、穩,在領悟當中,他的岳父、妻子、同僚、前輩也佔了很大作用!

針砭時弊

陳廷敬陳廷敬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元月,陳廷敬被調任為吏部右侍郎,管理戶部錢法。針對存在的問題,陳廷敬於八月上疏:「自古所鑄錢幣,時輕時重,過不上多長時間就又要重新改鑄。現在,百姓最為不便的主要是錢價。過去,一兩白銀可兌銅錢一千,今則僅兌九百。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由於私商熔化銅錢為銅,從中漁利。按說,銷毀錢幣,其罪至重,這是人人都知道的。然而,長久不能禁止,就因為私商能從中獲取厚利。因為一兩銀子可買銅七斤,如果把一兩銀子兌成銅錢,則得一千,把這一千銅錢熔化,就得銅八斤十二兩,從中獲一斤十二兩銅價。這些不法商人以此為盈利的捷徑,使得市場上銅錢日趨減少。順治十年時,每個銅錢重一錢二分五厘,后又增為一錢四分,原本是為阻止私鑄,但結果呢?私鑄依舊時常發生。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再增加錢幣的重量,而應改重為輕。如果這樣,那私鑄之風就會不禁自絕。」同時他還指出:「由於產銅之地收稅過重,致使銅礦開採寥 寥無幾。應當減少稅收,讓百姓也來開採。開採的人多了,銅的產量自然就會增加。隨著銅的增加,銅錢價值也自然會日趨穩定。」

陳廷敬這一上疏,送至朝廷后,康熙很重視這個建議,很快就被採納,並付諸實行。在《大清相國》中,陳廷敬督錢法,以聰明和機智抓住了罪魁禍首。

提倡清廉

同年九月,陳廷敬升任左都御史。當時清廷內不少官員貪污受賄,腐化之風十分嚴重。陳廷敬深切痛恨。他於二十四年正月向朝廷上疏:「貪廉這兩方面,是做一個合格官員的關鍵。然而奢儉這兩者,又是造成貪廉的根由。要使官員清廉,就先要使他們養成節儉的品質。古時候,從衣冠、車馬到服飾器用,辦理婚喪大事,都要『賤不得俞貴,小不得加大』。現在由於奢侈之風未除,以至貧窮的人辦事節儉反受譏笑,富有的人鋪張而無人反對,使得大家競相奢侈,成為一種風氣。於是,貪污求利,觸犯法律的事就跟著多起來,而且日趨嚴重。」他一針見血地指出:「好尚嗜欲之中於人心,猶水失堤防而莫知所止。」

康熙帝接到陳廷敬的上疏,表示贊同,指出,今後「務須返樸還淳,格循法制,以副朕敦本務實,崇尚書儉至意」。

體恤百姓

陳廷敬陳廷敬

當時,由於農民賦役苛重,加之水旱災荒不斷,人民生活十分困難。陳廷敬及時向朝廷反映了一些地區遭災后的真實情況,並提出豁免錢糧稅收的一些辦法。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減輕人民負擔的作用。

為維護清廷的統治,陳廷敬又上疏說:「總督巡撫的職責在於考察和指導吏員,這樣做才能使百姓長期安定下來,並不是讓吏員只明察於理事,盡自己的職責就夠了。孔子說過:上教之不行,罪不在民也。要使百姓不觸犯條令,不如先行上之教。行上之教,就要首先師檢查總督巡撫。這樣巡撫可能會說:『問題是在於那些吏員。如果吏員清廉能幹,不加派火耗稅收,理事時就不會貪贓受賄,也不會搜括百姓,百姓也就不致於因觸犯刑法而痛苦。』倘若官吏沒有這樣的能力,這就可以說是對上有罪。當然,也並不完全是官吏的罪過。上司清廉,則吏員自然不敢貪贓犯法,上司如貪贓不法,吏員雖然也想廉潔,然而卻是不大容易辦到的。凡是官吏加派火耗,貪贓受賄,搜刮百姓,他每天就忙碌於察言觀色,逢迎上司,又 哪裡有工夫去行上之教呢?百姓看到吏員的所做所為,就會說:『這樣的人還能教導我嗎?』管教不聽,就用刑法。群吏這樣做,是總督巡撫導致他們這樣做的。所以,當今首要的是總督巡撫要人選合格。他們要不為利慾所動。自己身正,才能管好吏員,吏員也不必整日想著如何曲意逢迎、巴結上司,都留心為民辦事。百姓就能夠休養生息。」他還建議,應給督撫下一通令,凡保薦州府縣官,必須考察他們有沒有不法行為。對違犯者嚴加懲處,這就會起到以一儆百的作用。對於巡持總督的考察,則要看他是不是廉潔奉公,為群吏做出了榜樣。

陳廷敬的上疏,被朝廷採納了,並根據他所提內容,規定了若干條文,下諭實行。

仕途

過了一段時間,雲南巡撫 王繼文以軍餉為名,動支庫銀並私自貪污。陳廷敬以其溺職不忠,前後銀數贏縮相懸,上疏彈劾。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他任工部尚書。同學士徐幹學奏進《鑒古輯覽》,康熙認為這本輯覽有參閱價值,決定留下來通讀。他在工部尚書任內,還纂輯三朝《聖訓》、《政治典訓》、《方略》、《一統志》、《明史》等,陳廷敬並充總裁官。

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調戶部,又調吏部。第二年,他的親戚因貪贓被劾罷,使他身受連累,對他打擊較大。之後,他借口父年八十一歲,盼望相守為由,要求解任回鄉。清廷答允陳廷敬的請求,免卻了他在朝中的職務,但繼續擔任修書總裁官。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清廷又起用陳廷敬為左都御史,直至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

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皇帝下詔,命令張玉書、陳廷敬領導編纂一部大型字典。第二年,張玉書病逝,陳廷敬獨任總裁官。這部大字典組織了三十多人的編輯班子,陳廷敬的兒子陳壯履也在其中。父子留名於一書,一時傳為美談。這部字典是在前人《字彙》和《正字通》的基礎上增補充實而成的,共收四萬七千多字,是中國古代歷史上收字最豐富的字典。後來定名為《康熙字典》。雖然字典問世時,陳廷敬已經去世,但他為編纂這部字典所付出的心血和作出的貢獻,為後人所敬仰。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三月,陳廷敬病危,康熙皇帝遣太醫前往診視。四月病卒,終年七十三歲,康熙率大臣侍衛奠灑,並令各部院滿、漢大臣前往弔祭。康熙皇帝親筆寫了輓詩,賜祭葬典禮,十分隆重。謚曰文貞。

2 家族成員/陳廷敬 編輯

陳廷敬的家世——

皇城陳氏進士表

姓名
朝代年號科別最高官職備註
陳天祐嘉靖甲辰(1544)陝西按察司副史陳廷敬旁六世祖
陳昌言崇禎甲戌(1634)提督江南學政陳廷敬伯父
陳廷敬順治戊戌(1658)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陳昌期長子
陳元順治
己亥(1659)翰林院庶吉士陳昌言子
陳豫朋康熙甲戌(1694)湖廣學政先入翰林院陳廷敬次子
陳壯履康熙丁丑(1697)內閣供奉先入翰林院陳廷敬第三子
陳觀顒康熙丙戌(1706)直隸浚縣知縣陳廷統子
陳隨貞康熙己丑(1709)翰林院庶吉士陳廷弼子
陳師儉雍正丁未(1727)廣西泗城府同知先入翰林院陳豫朋長子

皇城陳氏舉人表

姓名朝代年號科別最高官職備註
陳所知
萬曆乙酉(1585)虞城知縣陳天祐曾孫
陳廷翰康熙甲子(1684)揀選知縣陳廷敬弟
陳賁懿康熙辛卯(1711)杞縣知縣陳廷愫子
陳壽岳康熙辛卯(1711)四川通江知縣陳謙吉次子
陳恂康熙庚子(1720)陳廷敬旁系孫
陳式玉雍正
甲午(1726)浙江鹽大使陳隨貞子
陳壽華雍正乙酉(1726)貴州清平知縣陳謙吉第四子
陳傳始雍正壬子(1732)福建鹽大使陳壯履子
陳名儉
乾隆甲子(1744)山東榮城知縣陳豫朋次子
陳崇儉乾隆甲子(1744)揀選知縣陳豫朋第三子

廣告

3 才華/陳廷敬 編輯

個人氣節

陳廷敬生平好學,詩、文、樂極備。他與清初散文家汪琬以文體相切磋,與著名詩人王士禎以詩唱和,「皆能得其深處,而面目各不相假」。他寫的《晉國》一詩:「晉國強天下,秦兵限域中。兵車千乘合,血氣萬方同。紫塞連天險,黃河劃地雄。虎狼休縱逸,父老願從戎。」以回顧晉國昔時的強盛和山川的險要,歌頌了晉地人民同仇敵愾、保衛家園的愛國精神。

文學集錦

作為一名學識淵博的官員,陳廷敬一生編著有多種書籍。其中屬於他個人的詩、文集主要有:《午亭文編》、《河上集》、《參野詩選》、《說岩詩集》、《山禮指要》、《午亭歸去集》等;參加過《清世祖實錄》的纂修;當過《清太宗實錄》的副總裁,《政治典訓》、《方略》、《一統志》、《佩文韻府》、《明史》等書的總裁官。特別應當提到的是,他主持了《康熙字典》的編纂工作。康熙四十九年三月,皇帝命張玉書、陳廷敬領導編纂一部大型字典。工作剛展開,張玉書即因病去世,已經七十多歲高齡的陳廷敬擔起了總閱官之職,嘔心瀝血,終於完成了這部中國文化史上非常重要的辭書,給後人留下了一部寶貴的精神財富。

作品風格

陳廷敬一生寫了很多詩,風格特點雖不如同時代的王士禎、顧炎武、屈大均、納蘭性德,但功力較深,詩風雍容,與當時的文人唱和之作不少。他的文章也不少,致力於學習宋代歐陽修、曾鞏的文風。他的詩文成就比同時代著名文人稍遜,但由於他官職高,比較清廉,詩文的影響還是很大的。他為文功底深厚,有思想,見地深遠。他詩宗杜甫,語多沉鬱頓挫之氣。他曾隨康熙下江南,眼見沃野千里,鶯飛草長,留下不少帶有靈秀之氣的作品。他寫歷史風雲,大氣磅礴;寫自然景物,清新俊逸;無論是寄情寓理、熔辭鍊句,都匠心獨具,被稱為「燕許大手,海內無異詞焉」。

筆耕不輟

陳廷敬陳廷敬雕像

平生勤於寫作,幾無擱筆,有《午亭文編》50卷問世,其中詩20卷、雜著4卷、經解4卷、奏疏序記及其他文體20卷、《杜律詩話》2卷。他曾把《午亭文編》送呈康熙御覽,被康熙誇為「擬諸姚房李杜」,所作各體詩「清雅醇厚,非積字累句之學所能窺者」。到晚年,他又手定《尊聞堂集》以及《河上集》、《三禮指要》、《午亭歸去集》等。可謂著作等身,成就斐然。陳廷敬多次主持編撰國家典籍史志,主要有《世祖章皇帝實錄》、《太宗文皇帝實錄》、《鑒古輯覽》、《三朝聖訓》、《政治典訓》、《平定三逆方略》、《大清一統志》、《佩文韻府》、《方輿路程》、《康熙字典》等。其中,《康熙字典》四十二卷,收錄四萬七千多字,創當時的字書之最,對後世影響很大。

評論太過偏頗,實在有失客觀,建議刪除。

一、在陳廷敬的本傳原文本講康熙對其詩稱讚有加,卻歪曲為受寵僅僅是會寫詩,何況陳廷敬順治時就有名氣了,能作為工部尚書肯定不是光會寫詩就成的。

二、評論說:所謂做詩「清雅醇厚」,那麼詩中必然沒有憤世嫉俗讓朝廷皇帝礙眼的內容。這麼重要的論斷怎麼能僅憑猜測呢!怎麼叫沒有憤世嫉俗就一無是處了,所有大文人都得憤世嫉俗么?

三、評論說康熙朝大事沒有任何貢獻,但論據卻全是憑藉猜想,什麼官小,什麼文人拉不了弓都來了。見識實在太過膚淺,平三藩、征葛爾丹難道只有武將才能有功勞?外交、後勤、內政哪樣缺得了,怎麼能說是文人必然無用呢,實在荒謬之極。

四、說其本傳中有兩部疏,評論也承認寫得好,結果是下部議行,評論居然說出「到底行沒行,現在也不知道了」這樣的混話來了,議行就是討論執行的意思,怎麼能說如今不知道就沒用執行呢,清朝的事如今有幾件知道的,不知道都是沒用的事么,哪怕白紙黑字寫了執行?太荒唐了吧。

五、最荒謬的就是最後,居然說康熙字典沒用,還說很多字不常用,這太扯淡了吧,難道就編幾個常用的字反倒是好了?難道新華字典比辭源、辭海倒是好了?康熙字典文學地位這麼重要,居然被說成沒用,陳廷敬居然被說成碌碌無為,這樣水平低劣、全是猜測估計斷章取義的評論居然堂而皇之掛著,荒天下之大謬啊!

廣告

4 故鄉/陳廷敬 編輯

陽城縣北留鎮皇城村,枕山臨水,依山而築,城牆雄偉,雉堞林立,官宅民居,鱗次櫛比,是一組別具特色的古代建築群。皇城相府旅遊景區就是以這組古建築群為載體興建的。

皇城相府分內外城建築。內城為陳廷敬伯父陳昌於明崇禎壬午年(1642年)年建,外城為陳廷敬於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所建,城門正中石匾刻「中道庄」三字。該村在明清里甲制時代,一直屬於郭峪里。民國年間及解放后致1960年,該村屬郭峪鄉或郭峪管理區。1961年成為獨立大隊,1984年成為行政村。上世紀80年代地名普查時稱黃城村,但該村印章打破禁區刻為「皇城」村。

陳廷敬皇城相府

1998年10月,「清代名相陳廷敬暨皇城古建學術研討會」在陽城舉行,拉開了打造「皇城相府」旅遊品牌的帷幕。2001年,電視連續劇《康熙王朝》播映,使該處旅遊景區在國內聲名大震。同年3月,榮獲「山西省十佳文明景區」稱號。10月通過了ISO9002國際質量體系認證。2007年起開始創建國家5A景區,歷經3年,投資2.8億元,從旅遊交通遊覽、旅遊安全、衛生、郵電服務、旅遊購物、綜合管理、資源與環境保護等8個方面進行全面建設和升級,順利通過國家級評審驗收,繼雲岡石窟、五台山之後,成為山西省第3家AAAAA級景區。2011年1月14日,國家旅遊局在京為舉行AAAAA級景區授牌儀式,2011年2月22日皇城相府生態文化旅遊區5A級景區正

2011年1月14日,國家旅遊局在京為全國19家景區舉行5A級景區授牌儀式,皇城相府景區成為本批次山西唯一入選景區。皇城相府自2007年起開始創建國家5A景區,歷經3年,投資2.8億元,從旅遊交通遊覽、旅遊安全、衛生、郵電服務、旅遊購物、綜合管理、資源與環境保護等8個方面進行全面建設和升級,順利通過國家級評審驗收,繼雲岡石窟、五台山之後,成為山西省第3家5A級景區,也是2006年以來山西省唯一獲此殊榮的景區。

廣告

5 人物故居/陳廷敬 編輯

陳廷敬的故居是位於山西省晉城市陽城縣北留鎮國家級5A級景區皇城相府。

陳廷敬皇城相府

皇城相府,原名「中道庄」,后因康熙皇帝兩次下榻於此,故名「皇城」。皇城相府是建於明清時期的官宦宅居建築群。內城為陳廷敬伯父陳昌言在明崇禎六年(1633年),為避戰亂而建。外城完工於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皇城相府建築群分內城、外城兩部分,有院落16座,房屋640間,總面積36580平方米。內午亭山莊導航圖城始建於明崇禎五年(公元1632年),有大型院落八座。外城完工於康熙四十二年(公元1703年),有前堂后寢、左右內府、書院、花園、閨樓、管家院、望河亭等。

皇城相府從明孝宗到清乾隆(公元1501年--1760年)間的260年中,共出現了41位貢生,19位舉人,並有9人中進士,6人入翰林。2007年,皇城相府成為AAAAA級游景區。

廣告

6 康熙字典/陳廷敬 編輯

陳廷敬康熙字典

《康熙字典》,是中國第一部用「字典」命名的字書,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官修字典,全書42卷, 字數達47035個,比明代《字彙》多13000多字,是中國當時的字書之最。

《康熙字典》是一部宏篇巨著,它對中國古代漢文字的研究與發展產生了巨大的推動作用,在民間流傳甚廣,影響很大。這部字典取材豐富,文化內涵頗為深、廣,具有辭典的作用,可稱為大而全。它可以查找到清康熙以前所有字書所失收的字,成為一部經典傳世之作。

《康熙字典》是康熙皇帝在中國文化上的一大貢獻,而實際主持《康熙字典》編纂的,卻是陳廷敬與張玉書,由於張玉書在康熙下令編纂《康熙字典》的第二年去世,《康熙字典》的主編之責實際留在了陳廷敬一人身上。

陳廷敬和兩個兒子、一個孫子均為進士併入翰林,可以說是父子同朝、兄弟為官。據說《康熙字典》實際是陳廷敬在其子陳壯履的協助下編纂成功的。

廣告

7 詩學傾向/陳廷敬 編輯

清初台閣詩人陳廷敬與王士。雖然都基本宗唐,但陳基本宗杜,王基本宗王孟,代表了宗唐的兩個流派。陳之宗杜一是仰慕杜甫之忠君愛國的儒家立場,二是倡導杜詩的宏聲大音、深厚雄壯的風格。陳廷敬宗杜傾向的重要標誌是撰有《杜律詩話》,其詩歌創作也明顯的體現。但與明七子的偏執宗唐宗杜不同,陳廷敬對宋代大家也予好評,屬於清代詩學開始向兼容唐宋轉化的一部分。

關鍵詞:陳廷敬宗杜傾向 《杜律詩話》

陳廷敬順治十四年(1657)中舉,次年中進士,授庶吉士,順治十八年散館授內秘書檢討。自康熙八年(1669)始,歷任國子監 司業、侍讀學士、禮部侍郎、經宴講官等職,自康熙二十五年至二十七年(1686至1688)三年之間,更歷任工部尚書、戶部尚書及吏部尚書。二十七年任吏部尚書時因受親家湖廣巡撫張氵開貪黷案牽連,乃引咎辭職,兩年後復起為督察院左都御史,不久又官復工部尚書,三十年(1691)為會試總裁,改刑部尚書,后又改戶部尚書、吏部尚書,四十二年(1703)晉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四十七年(1708)致仕,五十年(1711)因首輔大學士張玉書去世,奉命入直,總領閣務,次年病逝。

陳自稱「入仕五十年」(《入仕》)卷一,「遭逢盛朝,位為上相,翊贊聖王齊於堯舜文武」(林佶《午亭文編》序),對康熙盛世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貢獻。陳廷敬顯然首先是康熙年間的政治家,或者說是頗有政績的台閣重臣。其次陳廷敬「以其淵雅之才,從容載筆,典司文章」,曾以總編或總裁官的身份主持《明史》、《大清一統志》、《大清會典》、《康熙字典》、《佩文韻府》、《康熙詞譜》等史書與辭典的編纂工作,堪稱清代文化功臣。再次,陳廷敬一生專心南宋理學,其《題張孝先所刻〈濂洛風雅〉》所謂「無窮風雅歸濂洛,有用文章學孔周」卷一,著有《困學緒言》,批評明代王學空疏、虛妄之弊。因此陳廷敬也是一位理學家。最後,陳廷敬還是康熙年間的一位重要的詩人與文章家,這有其收入《四庫全書》的《午亭文編》五十卷(《四庫全書存目》為《尊文堂集》八十卷)與《午亭歸去集》(即《第二集》)三卷為證,據研究者統計,二書詩二十三卷,有2500餘首,加上四庫全書本《午亭文編》五十卷曾刪去的90餘首,凡2600餘首,數量相當可觀。但是其詩人身份卻長期為其政治家等身份所掩蓋,為人們所忽略。這對陳廷敬來說,顯然有失公正;對陳廷敬的研究來說,也不夠全面。

陳廷敬影視劇中的陳廷敬

從清詩史的角度來看,陳廷敬實為康熙詩壇不可忽視的詩人之一;而從康熙台閣詩人的角度看,陳廷敬更具有代表性,與另一重要台閣詩人王士成為康熙詩壇的「雙璧」。陳廷敬今日為論者所忽略,並不等於其詩人地位在清代詩壇也被排斥。

我們必須看到陳廷敬《午亭文編》五十卷包括詩集二十卷被收入《四庫全書》,《尊文堂集》八十卷被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給予高度評價,這都是難能之事。《四庫全書》所收明清別集只有238部,列入存目者也不過583部,儘管其收錄標準有一定局限性,但《午亭文編》能進入《四庫全書》,無疑是其價值與地位的標誌,是當時社會對它的肯定。《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譽之為「其著述大抵和平深厚,當時咸以大手筆推之」。而清代最著名的沈德潛的清詩選本《國朝詩別裁集》,選收清代乾隆朝之前996人3952首詩,其《凡例》稱「是選以詩存人,不以人存詩」,「而名位、交遊之念,不擾於中」,說明對詩質量本身是十分重視的。從入選詩歌的數量頗可看出入選作者在沈德潛心目中的地位。該詩所選996人,絕大多數人只選詩十首以內。選十首以上的可分四個層次:40首以上者僅王士一人(47首);31首以上、40首以下者只二人,錢謙益、施閏章(各32首);21首以上、30首以下者為吳偉業、龔鼎孳、宋琬、葉燮、尤侗、潘耒、邵長衡、張篤慶、李必恆、沈用濟、方朝等11人;11首以上、20首以下者有66人,陳廷敬(15首)與著名詩人吳兆騫、吳嘉紀、屈大均、陳恭尹、毛奇齡、陳維崧、朱彝尊、趙執信、查慎行等並列。此四個層次凡80人,在入選的996人中無疑是名列前茅者。陳廷敬的詩壇地位於此可見。沈德潛對陳給予了「其吐辭可上追燕許」、「典質豐茂」卷三的高度評價。而其前的鄧漢儀所輯之《詩觀》、陳維崧所輯之《篋衍集》、劉然所輯之《詩乘初集》、陶煊所輯之《國朝詩的》、陳以剛所輯之《國朝詩品》等清詩選集中,皆收有陳廷敬之詩。民國徐世昌的大型清詩選本《晚晴鋎詩匯》卷二八也收陳詩11首,並評曰:「其詩固難與漁洋並駕,然亦具有根柢,不同凡響。」

康熙皇帝是歷代君主中最懂詩、最擅詩者之一,他以詩人的眼光看陳廷敬之詩,十分欣賞。其有《覽〈皇親文穎〉內大學士陳廷敬作各體詩,清雅醇厚,非集字累句之初學所能窺也。故作五言近體一律,以表風度》詩,詩題本身就對陳詩讚譽有加,詩更云:「清新授紫毫」,「李杜本詩豪」,則推崇之極矣。陳廷敬逝世后康熙又作《大學士陳廷敬輓詩》,仍不忘懷念陳「世傳詩賦重」。可見陳廷敬詩賦的成就確實為康熙所讚賞。康熙詩壇盟主王士,與陳廷敬關係甚密,雖二人論詩頗不相合,但王「甚奇其詩」,而編《感舊集》於卷一一選錄陳廷敬達26首之多,其《漁洋詩話》也摘錄陳詩。詩集中有涉及陳廷敬的詩多首。此外,楊際昌《國朝詩話》譽其詩「豐致洒然,絕不妝點台閣氣象」,查為仁《蓮坡詩話》稱其詩「詩情超然,筆無纖塵」,延君壽《老生常談》說:「午亭全是一團學力,抱真氣而能獨往獨來者也。余謂其深造之能,直駕新城、竹篘(按,朱彝尊)而上之。」可謂推崇備至。鄧之誠《清詩紀事初編》甚至認為陳「詩名不及士,而功力深厚似過之」。由此不難看出,陳廷敬於康熙詩壇的名聲頗大,從中也可以理解吳之振在選編「海內八大家」之《八家詩選》(見《清史稿·志一百二十三·藝文四·集部》)時為何把陳廷敬與王士、王士祿、宋琬、施閏章、程可則、沈蒼、曹爾堪相提並論而選入。陳廷敬對此事很是欣慰,有「好事傳來八子詩」(《和貽上嘉陵驛見懷》)卷十一之句。

作為一個詩人,自然要參加詩壇的活動,與諸多詩人發生關係。陳廷敬自不例外。他在京城任職期間,曾於康熙六年(1667)與禮部尚書、詩歌大家龔鼎孳發起結詩社,參加者有王士、汪琬、程可則等著名文士,經常詩酒流連,分韻吟唱,相互切磋,對於提高大家的創作水平不無補益。而經常與陳來往或保持友誼的詩人除了大家王士、朱彝尊外,還有有「南施北宋」之稱的施閏章、宋琬,白描詩人查慎行,以及宋犖、王士祿、潘耒、彭孫等名家,至於一般詩人則更多,這在《午亭文編》中皆有據可查。沈德潛說:「康熙初,公與西樵、漁洋、荔裳、愚山、顧庵、繹堂諸公,時為文酒之會,號稱極盛。」卷五也可見陳詩歌活動之一斑。其中王士與其關係最為密切,又同為台閣重臣,值得注意。

王士(1634—1711),字子真,一字貽上,號阮亭,別號漁洋山人,山東新城(今山東桓台)人,累官至刑部尚書,其家世與仕途履歷與陳廷敬相仿。王被稱為康熙詩壇「一代正宗」(袁枚語),「主持風雅數十年」(《清史稿》卷二六六)。他不僅是著名詩人,而且是著名詩論家,其標舉的「神韻說」,風靡清詩壇,在中國詩論史上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其詩壇地位自然在陳廷敬之上。但王在詩壇與政壇能有顯赫地位,頗得力於陳的鼎力舉薦與宏揚。據陳廷敬《午亭文編》自序雲,康熙曾「召見殿中,余言貽上」,即後來鄭方坤《國朝名家詩鈔小傳》所記,康熙帝「召見殿中,問朝臣誰最能詩,(陳)舉貽上」,后王「為詩伯」,「卓然為本朝第一手,而吹噓上送,名達天衢,出谷遷喬,聲名赫奕,實由先生一言推轂」。而據王士《召對錄》記,康熙十五年(1676)高陽李公與桐城張公曾向皇帝舉薦他而未提及陳之薦。不過這並不等於陳沒有舉薦過王。兩年後時任戶部郎中的王與陳廷敬同召對懋勤殿,受到康熙帝欣賞,王於次日就被特旨授 翰林院侍讀,后王與陳二人又入直南書房。陳詩記召對云:「昔與王侍郎,受詔並為詩。」(《西山道中作二首》其二)卷六

在清初詩壇唐宋之爭的潮流中,陳廷敬與王士這兩位台閣詩人,都屬於宗唐派。陳對唐詩極其推崇,這與康熙帝重視唐詩不無關係。陳於《〈御定全唐詩〉後序》卷三十五簡論詩歌發展云:

武王既定天下,巡狩述職,陳列國之詩,以行其慶讓。孔穎達述巡狩之禮,引王制曰:命太史陳詩,以觀民風。是二南之詩,得於巡狩。此周初政教之美所由傳也。宣平以還,正變迭奏;邶、睟而下,失得互陳。微獨當時採風,知列國之政教,而考古論世者,亦可以得其升降污隆之故焉。漢魏去古未遠,六朝以來,餘波綺靡,洎乎有唐,太宗起而振之,本《國風》《雅》《頌》之遺,有古歌、今律諸體,上倡其鴻制,下衍其清音,彬彬盛哉!以及中、晚之際,與周詩正變,約略相仿。故觀全唐之詩,愈有以知政教所關為尤重焉。

儘管陳推崇唐詩之主旨在於鼓吹詩歌教化功能,認為唐詩乃承《詩經》之遺緒,「詩教之所感孚,遂可因全唐之詩錄,溯成周之二南,而永媲美於中天之盛也矣」(同上),但對唐詩體制、風格之繁盛,同樣給予了高度肯定與讚揚。

陳、王雖然都基本宗唐,但二人論詩卻又頗不相合,陳《午亭文編》自序所謂「新城王阮亭方有高名,吾詩不與之合」。其不合在於:陳「門徑宗仰少陵」,或如王所說「陳說岩相國少與餘論詩,獨宗少陵」(《漁洋詩話》),崇尚深厚朴茂;而王「獨以神韻為宗」(《清史稿》卷二六六),或如翁方綱所言「專以沖和淡遠為主,不欲以雄鷙奧博為宗」(《七言詩三昧舉隅》),故其神韻說宗王孟一派。這是明七子倡導詩必盛唐的思想在康熙詩壇出現的分野。由此看來,陳與王乃是康熙詩壇宗唐派的兩個分支,代表宗唐的兩個流派,但皆以其詩歌成就與政壇地位影響了一代詩壇。這是陳廷敬的詩壇地位與詩歌價值之所在。

陳亭敬於唐代詩人,最為崇仰李杜,所謂「有唐以來,獨推李杜」,並以「兼李杜二公之手筆」,作為對李相國詩歌的最高評價(《合肥李相國》)卷三十七。但是於李、杜二公之間,陳實際真正心儀的是杜甫。其宗杜一是仰由於慕杜甫之政治品格,所謂「一飯不忘如杜甫」(《臣詩迭蒙聖恩獎賞……》)卷十八,看重的是杜詩忠君愛國的儒家立場,因此恪守儒家的詩教說與功利觀,其所謂「夫詩之為物,發乎情,止乎禮義」,「夫文以載道,詩獨不然乎?」(《史蕉飲過江集序》)卷三十七以宏揚「大雅」,補救「大雅久寂寞」(《夏日遣興四首》其二)卷五的現狀。二是倡導杜詩的宏聲大音、深厚雄壯的風格,故極喜讀杜詩,所謂「楮窗坐久朝陰改,是讀杜詩韓文時」(《楮窗讀韓文》)卷一。陳廷敬宗杜乃前承明七子一脈,后啟沈德潛的格調說與詩教說。總之,陳之忠厚個性、忠愛之心及「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醇」的政治理想與杜甫更相通。相反,陳則對不學或貶低杜詩予以批評:

夫文以載道,詩獨不然乎?自昔宋初學者,祧少陵而宗義山,雖以歐陽公之賢,猶舍杜而學韓……昔有吳中巨公,自負攬文章之柄,一日謂予:「人不學杜詩,斯可矣。」予心識其言之非,而未有以應也。(《〈吳元朗詩集〉序》)卷三十七

對於宋初西昆派與當代吳中詩人排斥杜詩的現象表示了不滿,此亦可反證陳之宗杜。對白香山,陳也有「香山之詩視義山為優」(同上)之評,還贊曰「誰知白傅是仙人」(《讀唐書》)卷一,「香山放乎海,澹澹天無涯」(《題東坡先生集》)卷五。這與白詩特別是《新樂府》「唯歌生民病」的風雅傳統有關。相比之下,王士對杜甫與白居易的態度則遠不如陳廷敬恭敬、崇仰。①

陳廷敬宗杜的重要標誌是其著有《杜律詩話》。陳對唐代詩人給予好評的人不少,除了李白、白居易,還有柳宗元、劉長卿、李商隱,以及王士所推崇的王維、韋應物等不同流派的詩人,如曰:「太白天上人,入世思沉冥」(《夢太白五月初六日作》)卷七,「摩詰秀千葉,柳州儼天人。義山最崛起,流別自有真」(《論晉中詩人懷天章》)卷七,「我慕劉隨州,清詩美無度」(《吳橋道中題劉隨州詩寄查夏重》)卷七,「我觀韋公詩,澹然生道心」(《韋蘇州詩書後》)卷五,等等,說明他於詩並不拘泥於某流某派。但他惟獨為杜甫一人之詩寫詩話,專門對杜詩作解釋與評價,則是於他杜詩情有獨鐘的最好證明。

《杜律詩話》二卷②,為《午亭文編》的第四十九、五十兩卷。其中精選杜甫七言律詩55首,逐一進行箋注、評析。陳之所以撰寫此書自有說明:從小處說是「兒子豫朋四五歲時誦杜詩,為說其義」;而從大處說因為「予嘗見世所傳諸家解杜詩,意多不合,故其所說多用己意。又嘗謂杜詩說之誠難,而律詩尤難。蓋古詩如《哀江頭》《洗兵馬》等篇,文義事實有可推考;律詩則托興幽微,寓辭單約,說之故尤難。予既為兒子說杜七言律詩,間錄其別於諸家者,以備遺忘,題曰《詩話》」。由此可見,陳不僅自己宗杜,而且要用杜詩教育、熏陶其後代,既有思想上的,也有藝術上的,頗有欲宗杜旨趣傳代之意。陳專選擇杜「托興幽微,寓辭單約」之「難」解的七律進行解說,是因為其七律最易被諸家誤解,最需要撥亂反正;而陳知難而上,既表明其對杜詩研究造詣頗深,也反映了欲還杜詩真意的急切心理。這都是其宗杜的表現。

《杜律詩話》的內容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少量杜詩標題后加註。

此類注雖不多,但甚有價值。如《題張氏隱居》后加註:「天寶間游魯及歸長安作」。《卜居》后加註:「上元元年二月,成都及中間青城、新津、蜀州作」。這屬於詩歌作年的考證,對於理解寫作背景與詩意無疑具有重要參考意義。

2.大量文本差異校勘。

此類內容極多,說明陳氏對杜詩版本下了大功夫,所見甚夥,閱讀頗細,進行過認真校勘。一是標題校勘,例如:《贈獻納使[一無「使」]起居田舍人澄》,《嚴公仲夏枉駕草堂兼攜酒饌得寒字》[一作《鄭公枉駕攜饌訪水亭》];二是正文校勘,如:《城西陂泛舟》「青蛾[一作「娥」,非]皓齒在樓船」;《曲江陪鄭八丈南史飲》「丈人才[一作「文」]力猶強健」;《曲江對雨》「江亭晚色靜年[一作「天」]芳」;《九日藍田崔氏庄》「興來今[一作「終」]日盡君歡」;等等,不勝枚舉。方括弧中帶引號的字為異文,異文的羅列頗有助於他人的深入理解與研究。

3.詞語訓詁。

陳氏稱:「今曰《詩話》,別諸家也,且不敢言『箋注』也。」其實《杜律詩話》有不少箋注文字,包括詞語訓詁。例如:《題省中院壁》於「掖垣竹埤梧十尋」之「埤」,訓云:「首句『埤』字,解者各異。愚謂『埤』與卑同。此言竹卑梧高也。《晉語》:『松柏不生卑』;《荀子》:『埤污庸俗』;《漢書·劉向傳》:『增埤為高』;《五行志》:『塞埤擁下』;《子虛賦》:『其埤濕則生蒼茛蒹葭』:皆可證……是『埤』、『卑』、『庳』,古通用也。」以豐富的書證訓「埤」乃「卑」之義,令人信服,對於了解詩意大有幫助。又如:《涪城縣香積寺 官閣》「諸天合在藤蘿外,昏黑應須到上頭」之「上頭」,訓云:「『上頭』二字,亦自有本。古樂府『東方千餘騎,夫婿居上頭』是也。公《湯東靈湫》詩亦云:『東山氣鴻蒙,宮殿居上頭。』此詩題香積寺山腰官閣,『上頭』即山頂也。」古樂府《陌上桑》之「上頭」乃「前頭」之義,杜甫詩雖有此本,但其原義已作引申,陳氏結合詩的意境,不拘泥其本義,而訓為「山頂」,甚是。可見陳氏訓詞之靈活。

4.箋說詩歌本事或曰歷史背景。

搞清詩歌的歷史背景,是理解詩歌意旨的重要條件。陳氏對此下了很大功夫,他不拘成說,勇於提出新見,而有所發明。如《曲江對雨》:「城上春雲復苑牆,江亭晚色靜年[一作「天」]芳。林花著雨燕支[一作「脂」]濕[一作「落」],水荇牽風翠帶長。龍武新軍深[一作「經」]駐輦,芙蓉別殿謾焚香。何時詔[一作「重」]此金錢會,暫[一作「爛」]醉佳人錦瑟旁。」或曰:「此懷上皇南內之詩也。」上皇即太上皇,唐玄宗;南內,長安興慶宮,原系唐玄宗為藩王時故宅,後為宮,位於大明宮(東內)之南。玄宗天寶十五載(756)退位居於南內,后被肅宗寵臣李輔國幽禁,無復昔日駐輦游幸矣。故有人(當為朱瀚)認為此詩是杜甫懷念退居南內的太上皇之作,意謂對肅宗有所不滿。陳氏卻有別說,曰:

詩作於干元元年春。太上皇以上年十二月至自蜀,居興慶宮。帝自復道來起居。太上皇亦時至大明宮,或相逢道中。帝命陳元禮、高力士、王承恩、魏悅、玉真公主常在皇上左右,梨園弟子日奏聲伎為娛。是時帝父子尚慈孝無間也。觀「龍武新軍」四字,自當指肅宗言。蓋長安初夏,曲江游幸非復往時之盛,故公對雨有感耳。

按干元元年(758)前一年杜甫來到長安投奔肅宗,受職左拾遺,因上疏為宰相房盧罷職事鳴不平,激怒肅宗而遭審訊,從此不被重用。作於同期的《曲江對酒》有「縱飲久判人共棄,懶朝真與世相違」,可見其牢騷,隱含對肅宗的不滿。因此有人稱此詩為懷念被肅宗疏遠的玄宗,不無道理。但陳氏之說排除了政治因素,認為「是時帝父子尚慈孝無間也」,杜甫只是對春去夏來,曲江游幸非復往時之盛,對雨有感。此言可自成一說,能給人新的啟發。

又如,《和裴迪〈登蜀州東亭送客逢早梅〉見寄》:「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此時對雪遙相憶,送客逢春[一作「花」]可[一作「更」]自由。幸不折來傷歲暮,若為看去亂鄉[一作「春」]愁。江邊一樹垂垂髮,朝夕催人自白頭。」關於此詩或謂「(裴)迪從王縉在蜀,縉嘗為相,故詩用『東閣』;又迪在縉幕,如何遜在建安王幕,故用揚州事。」陳氏評云:

此謬也!新舊史《縉傳》無刺蜀事,舊史《王維傳》亦無。新史有之。是時維自表五短、縉五長,願歸所任官,放田裡,使縉得還京師,久乃召縉為左散騎常侍。舊史:維以干元二年七月卒。新史:維以上元初卒。二史皆雲維卒時縉在鳳翔。此詩上元二年作,何得雲縉在蜀州邪?廣德二年,縉始拜黃門侍郎 平章事,亦不得雲縉嘗為相。詩中『東閣』二字,即詩題『東亭』二字。『何遜』、『揚州』,但以梅事引用。迪在縉幕,遜在建安王幕,及遜墓誌『東閣一開』等語,概芟之,不溷心眼,亦快事也。

此評引證史實,說明裴迪與王縉無關,舊評附會裴迪從王縉在蜀,且縉為相事皆謬也。「東閣」與「何遜在揚州」句也只是一般用梅花故實,並非比附裴迪與王縉的關係。言之有據,可從。

5.評析詩意。

評析詩意是《杜律詩話》的重要內容,往往破舊立新,見解精闢。其中對組詩的評析既有對每首詩的評析,也有對組詩的總評,反映陳氏對杜詩全面深入的理解。如杜詩名篇《諸將五首》,評其一「責代宗時吐蕃亂諸將也」,其二「責肅宗初祿山亂諸將也」,其三「責以宰相臨邊之諸將也」,其四「蓋責藩鎮兼宰相之諸將也」。最後總評云:

五首合而觀之:一漢朝墓,二韓公三城,三洛陽宮殿,四扶桑銅柱,五錦江春色,皆以地名起。分而觀之:一二作對,一責代宗時吐蕃亂將,一責肅宗祿山亂諸將。其事對,其詩章句法亦相似。三四作對,一舉內地割,責以宰相臨邊之將徒煩輸挽;一舉遠人畔,責以藩鎮兼相之將不能鎮撫。其事對,其詩章、句法亦相似。末則另為一體。杜詩無論其他,以此類言,亦可想當日爐錘之苦,所謂「晚節漸於詩律細」也。與《秋興八首》並觀,愈見。

對於組詩的意旨與詩章、句法都作了畫龍點睛的評析,大有益於學者對詩的整體把握與詩意領悟。組詩《秋興八首》也同樣。

對於單詩的評析,簡明扼要,一針見血揭櫫主旨。比如《寄常征君》:「白水青山空復春,征君晚節傍風塵。楚妃堂上色殊眾,海鶴階前鳴向人。萬事糾紛猶絕粒,一官羈絆實藏身。開州入夏知涼冷,不似雲安毒熱新。」評曰:「通首尾讀,無非知交深悲極痛之辭。近注者皆謂公諷刺征君,吾所不解。」後來的仇兆鰲《杜詩詳註》卷十四引盧世亦云:「此詩字字沉痛,說者類雲諷刺,因錯會『晚節傍風塵』一語,遂致通篇皆錯。夫傍風塵,猶奔走道路耳,人少壯蹇躓,猶冀前途,至老年道路,則無復之矣,此最是傷心處。」可視為陳說的註腳。又如《九日藍田崔氏庄》:「老去悲秋強自寬,興來今[一作「終」]日盡君歡。羞將短髮還吹帽,笑倩旁人為正冠。藍水遠從千澗落,玉山高並兩峰寒。明年此會知誰健[一作「在」],醉[一作「再」]把茱萸仔細看。」陳氏評曰:

末句「仔細看」,或謂看茱萸,或謂綰上「藍水」、「玉山」言之,兩通。須知藍水、玉山非但寫景;山水恆在,人難常健。當日生感之意在此。

此評點尾句「仔細看」的對象,認為兩種說法皆通。看茱萸有傷老之意,而看藍水、玉山,又可悟出山水恆在,人難常健的哲理。陳氏之評,不僅通達,而且領會深刻。

6.人物考辨。

杜詩中常涉及人物,但有時並不明確,為準確理解詩意,考辨有關人物,自然是非常必要的。陳氏對此很認真。且舉兩例,以見一般。《題張氏隱居》之「張氏」,有人據《舊唐書·李白傳》「少與魯中諸生張叔明等隱於徂徠山」,及杜甫文《雜述》「魯之張叔卿」兩條材料,認為「叔明、叔卿止是一人。是詩題張氏隱居,豈其人歟?」陳氏經細讀《雜述》,發現「張叔卿未能如詩所云也」,即張叔卿與詩中之張氏看不出有相同之處。從而只能這樣斷定:「此自當時一高士,題止雲『張氏』,遂使無考,亦憾事。」既否定了張氏為張叔卿,又不隨意猜測,陳氏之考辨是認真而慎重的。又如對《崔氏東山草堂》「何為西庄王給事,柴門空閉鎖松筠」之「王給事」是否王維的考辨,則得出明確結論,更見功力。西庄即藍田輞川別墅。有人認為「王給事非王維」,因為《舊唐書》雲維晚年得宋之問藍田別墅,陷賊以前尚未有也。陳氏因之考辨云:

按維傳,自「維以詩名盛於開元、天寶」已下,皆隱括生平行事,「晚年」指維長齋一事,與上文「居常不茹葷血」應,下文並及與裴迪往來嘯詠事,非謂此時始得藍田別墅也。維長於公數歲,開元九年進士,歷右拾遺、監察御史、左補闕、庫部郎中、給事中。其責授太子中允,當在至德二載冬。公贈詩「中允聲名久」。史稱干元中遷太子中庶子、中書舍人,復拜給事中,轉尚書右丞,當是一年數遷耳。維以干元二年七月卒。公詩「不見高人王右丞,藍田丘壑漫寒藤」,維卒后感也;「何為西庄王給事,柴門空閉鎖松筠」,維生前有感也。當時藍田不聞別有一王給事也。

陳氏先並針對「維晚年得宋之問藍田別墅」之說,反駁說「非謂此時得藍田別墅也」;后細緻排列王維生平履歷,以確鑿的傳記材料,證明藍田王給事只能是王維,而不可能「別有一王給事」。在此前提下,乃可知此詩乃借崔氏草堂諷王維再仕也。

7.指點論詩態度與方法。

陳氏在評詩時偶爾會作些發揮,涉及論詩態度與方法,雖不是很多,但不無價值,可給人啟發。如評《題鄭縣亭子》,雲「此詩明有寄託,亦不必概去之。詩無他意,強作附會;詩有寄託,反謂無他:皆好異之過也」 。這裡是強調論詩要有實事求是的態度,不可標新立異。評《寄杜位》,雲「詩文各有宜用字,乃謂『嚴譴』、『寬法』四字,便見春秋筆法,非是……此等解累詩多矣」。此是主張評詩不要看表面字眼,而要挖掘內涵。評《人日》,雲「『直道』,亦偶然及之,不必執泥,妄生枝蔓」,指評詩要整體把握,不要拘泥個別細節。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杜律詩話》雖然談論詩方法的文字不多,也未必精闢,但其採用的方法卻甚豐富。李正民先生有專門概括,可參閱,茲不贅。

《杜律詩話》對於學習與繼承杜詩特別是杜律作出了很大貢獻,是陳廷敬宗杜的珍貴成果。

陳廷敬宗杜思想,在創作上也不能不有所體現。在思想上他忠君愛國,關心國家安危、社稷存亡,對康熙的平定三藩與吳三桂、親征噶爾丹,以及南巡、治河等壯舉給予高度重視與熱情謳歌。如《歲暮雜感二首》卷十、《平滇雅三首》卷一、《北征大捷功成振旅凱歌二十首》卷一、《南巡歌十二章》卷一等都是力作,皆激情澎湃,充滿愛國精神。又如被沈德潛評為「近杜」的《晉國》:

晉國強天下,秦關限域中。

兵車千乘合,血氣萬方同。

紫塞連天險,黃河劃地雄。

虎狼休縱逸,父老願從戎。

詩充滿了對盛世故鄉山西兵強地險的自豪感,詩風沉雄淳厚,樸質深茂,是詩人宗杜的生動例證。由於所處時代不同,陳詩類似於杜詩反映民生疾苦、為民請命之作並不多,但像《桑林午食二首》能反映清初戰亂所造成的百姓家破人亡的社會現實,還是值得重視的:

底柱山前亂石村,十家今有一家存。

千岩萬壑人蹤在,正是皇朝賜復恩。

石田漠漠草菲菲,破屋炊煙四處飛。

行到前村還悵望,五年不見一人歸。

清同治《陽城縣誌》評曰:「寫兵亂凋傷后故里空村人煙荒寂之景,蕭條滿目,宛然如見,最得詩人撫時感嘆之遺意,非深至於此者或未知也。」11乃中肯之言。另外還有《大陵河夜風雷》: 「空城鬼火出,廢壘戍烏啼。」卷十一《首山》:「太息炊煙稀,沃野無人耕。」卷三不僅皆「惟歌生民病」,而且具有杜詩一樣的「詩史」價值。此外如《問王給事病》、《立秋日子顧、繹堂、貽上、湘北、幼華過集二首》,也被延君壽《老生常談》評為「此學工部而泯其跡」,「此首人咸知其學杜矣」。「詩是山西老將雄」(《酬贈於子龍秀才》)卷十七,陳的山水詩學杜也甚明顯。如七古《澄海樓觀海》:

燕山蜿蜿如游龍,東將入海陵虛空。巒壑洶湧變形狀,騰波赴勢隨飛虹。長城枕山尾掉海,海樓倒掛長城外。地坼天分界混茫,山回城轉橫煙靄。樓腳插入大海頭,巨靈觸搏海怒流。呼吸萬里走雷電,嶄鑿中涌堆山丘。乍到魂慮忽變懾,意象忄黨慌難尋求。五嶽拳石渺一粟,九州小嶼浮輕漚。滄溟浩蕩乾坤窄,弱水流沙在咫尺。扶桑弄影杳何處,空青一線搖金碧。卻憶洪濤泛濫時,蒼茫神禹經營跡。百川既導萬穴歸,天吳海若安窟宅,四海以內真彈丸。秦還漢往如翻瀾,海月萬古堆玉盤。願得一食青琅秈,乘風破浪生羽翰。我來手拍洪肩,仰天大笑忘愁嘆。

詩大筆如椽,山水意象碩大,大海意境壯闊,鬱勃著大自然的沉雄之氣,亦顯示出詩的胸襟,頗得杜詩的神韻。又如《塗河行》、《沁水道中》等,也多氣勢雄放,壯人心魄。

另外,從細微處考察,陳廷敬有不少詩句特別是律句明顯出自杜甫,是陳氏宗杜的具體表現。如:「嗷嗷正值投林鳥,山鳥山花思友於」(《題宋山言清泠圖》),化自杜詩「山鳥山花一友於」;「殘杯冷灸易酸辛,多少京華旅食人」(《菜根二首》),出自杜詩「殘杯與冷炙,到處潛悲辛」(《奉贈韋左丞丈》);「回看直北長安路,不忘天邊渭樹春」(《寒溪見和壯履人日登高詩次韻詩》),后句用杜詩「渭北春天樹」(《春日憶李白》)。五言律句也有不少是學杜,如:「流風舞回雪,飄搖盈客衣」(《冬日雜談詩》),出自杜詩「急雪舞迴風」(《對雪》);「山連遺堞起,河入斷垣清」(《稚子壯履蒙恩……》)、「邊山隨地闊,塞水入河清」(《密雲東界》),化自杜詩「山帶烏蠻闊,江連白帝深」(《渝州》)、「水帶春星動,沙流岸月明」(《棘津城》)。還有排律《自題午亭山村圖一百韻》,鋪張揚厲,波瀾壯闊。其中「宮室茅茨下,羹牆日月邊」、「華岳遙撐拒」諸句氣魄沉雄,有老杜《冬日洛城北謁玄元皇帝廟》中「山河扶繡戶,日月近雕梁」等詩句之氣概。陳廷敬創作雖宗杜,但也能轉益多師,不拘一格。如《登普照寺》被延君壽《老生常談》評為「從太白『犬吠水聲中』化出」,《石鼓歌》學韓,而論者評其《雨後至南園》「似覺盛唐詩人韋應物的手法」,有的古體詩學蘇,有的絕句也頗富神韻:皆顯示其創作的多元性,難能可貴。

陳廷敬於詩學雖然宗唐宗杜,但他與明前七子李夢陽、何景明「文自西京、詩自中唐而下一切吐棄」(《明史·文苑傳序》)等完全排斥唐以後詩的偏執態度不同。陳氏顯然汲取了明七子作詩狹隘的教訓,胸襟變得比較開放。清初詩壇有識者開始注意兼容唐宋,後來逐漸形成清代詩學的健康潮流。此潮流乃濫觴於錢謙益,陳廷敬詩學也屬於清代詩學開始向兼容唐宋轉化的一部分。所以陳氏對於宋代大家,也給予好評,如對宋之蘇東坡就讚不絕口,曰「蘇公天上人,萬丈銀河垂」(《題東坡先生集》)卷五,「公氣如龍薄九天。公才如海歸百川」(《讀書台》)卷一,就是證明。其詩風與語句也不無蘇東坡詩的痕迹,如:「古松流水幽尋后,清簞疏簾對坐時」(《張東山少司寇宅觀棋》),出自蘇東坡《白鶴觀》詩序中「獨聞古松流水之間」與詩中語「楸枰對坐,誰究此理」。另外,標明步東坡韻的詩就有《和子瞻飲酒四首》、《人日雪宿左掖用坡公聚星堂韻》、《放歌再用坡公韻》、《梅花用坡公次李公擇韻》、《憶樊川梅花用東坡松風亭梅花韻》、《惠山泉和東坡追用唐處士王武陵竇群朱宿所賦詩韻》等。這些詩無不任情揮灑,渾轉瀏亮,有東坡詩韻味。

儘管如此,陳氏詩學宗杜的基本傾向仍是不可否認的客觀事實。

註釋:

①詳參拙著《清人詩論研究·王士「神韻」說初探》,江蘇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

②今有李正民、姚霽珊未刊校點本,以康熙四十七年林佶手抄刻印本《午亭文編》為底本,並參校四庫全書本。本文頗得益於此校點本,特此說明,並致謝忱。以下引文均見此本,不再註明。

廣告

8 陳廷敬後人/陳廷敬 編輯

上世紀末,陳廷敬後人、蜀中隱士陳光美病逝於四川樂山,其孫子陳恩田不負先輩遺訓,在國學領域成果非凡,目前是當代跨領域華人學者、著名書法家,著有《大中華賦》、《中南海記》、《清字文》、《樂亭序》、《新重慶賦》等文字作品,目前出任澳大利亞ISTS(國際七三學社)第一屆委員會主席。陳廷敬另一支後人出現了跨領域經濟學家,暢銷書作家陳雲博士,幼年天資聰穎有過目成誦之譽,圓周率小數點后2000位數字倒背如流。1997年被美國伯克利加州大學(UC,Berkeley)破格錄取后獲得經濟學博士。著有《30歲之後,用錢賺錢》《未來30年用錢賺錢》。陳廷敬家族再次受到海內外矚目。

廣告